新聞中心NEWS CENTER
2021-08-16
四時之美

對于四季的敏感,不僅來自于讓人崩潰的過敏性鼻炎,還來自某個傍晚的火燒云、某個清晨的陣雨和忽如一夜盛開的桃花。以前覺得學習古詩是為了應付考試,枯燥冗長,后來發現詩詞像一顆隱石,時不時的散發出一點光芒,吸引著我,我也像是個行走在大森林里的探險者,循著光芒,漸入佳境。就算只是一知半解,但又好像能在字里行間蕩起跨越時間的漣漪,讓遠古的四季之美與眼下的春夏秋冬相互碰撞,煞是驚艷,美掄美奐。


春:都說立春大于年,因為這是新年的第一個節氣,所謂“立”就是開始,立春便是春天開始的時候。想起白玉蟾《立春》中“東風吹散梅梢雪,一夜挽回天下春”。春風吹盡了臘梅梢頭的積雪,冰化雪消,草木滋生,開始透露出春的信息,于是眼前頓時豁然開朗,到處呈現出一派生機盎然的景象,真正是“立春一日,百草回芽”。被禁錮在辦公大樓里打工人,都是經不住春天桃紅柳綠帶來的視覺盛宴誘惑的,那也正是對美好事物向往的真實寫照。


夏:尤為喜愛夏天的雨,悶熱不堪的午后,東邊烏云翻滾,一聲炸雷,霎時瓢潑大雨,酣暢淋漓,立見蘇軾的《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與老舍先生在《駱駝祥子》第十八章烈日和暴雨下寫的一幕相得益彰:墨云滾似地遮黑了半邊天。地上的熱氣跟涼風攙合起來,夾雜著腥臊的干土,似涼又熱;南邊的半個天響晴白日,北邊的半個天烏云如墨……于我而言對盛夏大雨的喜愛不僅來自于悶熱過后的酣暢淋漓和雨過天晴的碧空如洗,還來自于爸媽的陪伴。因為一下雨爸媽就會給自己放假,等我放學回來大門上沒有掛著一把生銹的大鎖,而是熱鬧敞開,不時有大黃小黑搖著尾巴迎接我,惹人喜愛;廚房也不是冰冷的灶臺,而是擺上了熱乎的飯菜,飄著煙火的氣息。等吃上晚飯的時候雨停了,西邊的晚霞像是一幅神作,不僅是天空,就連接收到它們亮光的屋子也充滿了情趣,黑黑的屋子在靠近窗子的地方,瞬間被染成了粉紅色、橘紅色,窗子的形狀,投射在了地面上,加上其他不規則的圖案,像大黃被鍍上了金邊高貴了許多,那是童年令人難忘的時光,以至于現在聞到下雨泥土翻新的潮味就會把我的思緒拉到那遙遠又夢幻的傍晚。


秋:立秋過后,雖告別了夏天的炎熱,但是秋老虎的威嚴仍在,只能享受早晚的涼快。小時候的鄉下,如水的月光傾瀉在院子里,竹床、躺椅、蒲扇還有外婆的睡前故事。但如今“天階夜色涼如水,坐看牽牛織女星”的愜意一去不復返,什么時候才能重回杜牧的《秋夕》呢?一不小心好像也沾染了古代文人墨客傷春悲秋的毒。


冬:剛下完一場小雪,久違的夕陽灑滿屋頂,銀裝素裹的世界瞬間變成了一個童話王國,我和哥哥抓著薄薄的雪在醉人的余暉里嬉鬧,父親和母親圍在火爐旁碾磨著冬日里美好的時光,雖沒有“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但白居易這“能飲一杯無?”的盛情邀請,似乎給這寒冷的冬天增添了一絲溫暖和趣味。


四季掄回如此美不勝數,不管是春天的溫暖,夏天的熱烈,秋天的蕭瑟,還是冬天的寒冷,每個季節都實時上演著不同的故事,你看窗外,房檐和樹葉流下來的雨滴,洗滌著石燈籠的基座,濕潤著腳踏石的青苔,然后滲進泥土,又一個梅雨季節已經到來……


                  (盤景公司 杜菲)

網站地圖  所有標簽  常州網絡公司中環互聯網設計制作  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9-2021 盤固集團 版權所有 蘇ICP備18040059號
羞国产在线拍揄自揄视频在线播放-东京热美女电影快播